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C徽生活 >《王立专栏》台湾现行两党政治的起源

《王立专栏》台湾现行两党政治的起源

分类:C徽生活 作者:
《王立专栏》台湾现行两党政治的起源

笔者上周发现到,似乎我们在网路上讲台湾两大党政治的来源,都是一些很偏的东西。偏的意思不是说偏颇,而是观点都偏某一个方面的,更糟的还是这些年才冒出来的见解。鲜少有人从更基础的观点去探讨,一般来说讨论政治份子的组成,不外乎阶级与历史,可笔者真的很少见到合在一起讲的。

台湾现有的政治,笔者看到很多年轻人,用「中央-地方」、「考试官僚-地方黑金」、「技术专业-政治分赃」,这种很奇妙的思维去讨论,「蓝-绿」相对来说还算好一百倍。为何说很奇妙,各位可以去看 PTT 或是脸书等很多粉丝团跟知名 ID,讲述台湾政治几乎都想要去善恶二分法,试图告诉你某一边的是对的,另一边的是错的。偏国民党的跟偏民进党的,同一件事的说法可以南辕北辙,这显然有需要讨论的东西在里面,连没多少政党属性,也习惯要去分,这才奇怪。

进入本文

以阶级论来看,一个地方的政治,必定会有其主体,无论东西方皆由知识份子构成。但知识份子构成一个地方的政治主体,并不是突然之间出现的,在这之前会有一段很长的培养时期。白话一点来讲,就是依靠暴力的土匪集团,只要在这个地方定居,就会开始思考长远利益,从掠夺的土匪变成定居的自警团。长久以来,就会产生阶级化,村长、酋长、贵族什幺都好,经过几代人之后,统治阶层就会累积出文化与知识。

一旦发生动乱或是战争,这个地区的统治集团以及其掌握的武力,会面临到外在的压力,不管是要投靠哪一边,还是抵抗后成功或失败,都会产生新的统治阶级。当外在压力太大,就得要开放外人进入,说是共生也好、监视也好,使得统治阶级产生质变。简单讲,就是不得不让其他更强大的贵族、君王等,藉由各种政治手腕,联合或是合併,产生新的统治集团。统治集团不可能是由上而下到底,因为政治上的行政与统治技巧,都是在地化的结果,用我们现代的讲法就是要贴近地方、要接地气。

这些从土匪进化到知识份子的统治集团,我们有比较好听的说法,叫做地方仕绅。不管当年爷爷是不是拿刀枪打出来的天下,孙子这辈就是依靠累积的信用,以及高于其他乡民的知识水準,去协调当地民众的冲突与利益,培养在地的经济与文化能量。以台湾现在的状况来说,台中某个中部粽集团的,大概就是从土豪要进入仕绅阶段的前夕,大概再洗一代到两代人就可以了。

所以说,台湾的政治问题出在哪?其实从阶级角度看完全可以解释,还比其他啥黑不黑金的要有意义的多。当你都说地方是黑金,那就等于跟其他人翻桌了,还谈啥政治妥协。

从荷兰时代开始有点太远,就从日本时代开始讲就好。台湾仕绅集团在日本佔领初期就被洗过一次,留下的是合作者,而且很明显日本对殖民地的态度一开始也不好,但后来面临到统治的极限,必须跟在地人谈判。所以,到了中后期,日本已经开放教育系统,甚至本土的教育管道给台湾人,目的就是为了要把殖民地融合到本国,政治手法就是透过教育跟联姻的方式,培养对帝国有忠诚度的仕绅,以及靠洗血统的方式,培养新的统治阶级。

这套方法在后期非常成功,教育的先不看,光是在台湾的徵兵效果,有多少下层百姓愿意跳进战场,就知道想要阶级翻身的人很多。假如没有二次大战,日本持续统治台湾数十年,那幺我们今天会看到,台湾是一个由很多日本贵族血统联姻后的混血仕绅,以及受过帝国本土大学教育的菁英,担任台湾大小政经军重要职务的「日本海外州」。

历史告诉我们不是这样,二战结束日本败退,国民党带了两百万军民来台湾。这个过程又把日本时代已经培养三代人的仕绅集团,再次洗过一遍,而且过程更血腥,种下的仇恨更大。之所以会这样,最重要的理由是国民党在中国的统治手法一向如此,那个年代的中国本身文化程度低落,不清乡难以统治。这在农业时代的地区可以这样做,但在需要专业技术官僚的工业地区就是乱来,但不管怎幺样事情就是发生了。

而投靠国民党的菁英数量并不多,而且都不算是日治时期的核心仕绅群,欠缺的角色怎幺办?一开始,是直接军管,反正来台的国民党官僚数以万计,不怕没位子可以摆,但过来台湾绝大多数都不是技术官僚,即使是政学系的党官,多半也是文官,现在的资料显示,若无日本留下的技术人员,以及后来美国大力的技术扶持,这些非技术文官根本搞不出东西。

所以,台湾的地方政治菁英,基本上受到极度打压,还留着的面临到另一个问题,也就是既有的日本教育训练不受承认,得重新学移植来台的中国教育系统,浪费大量时间,延迟了地方仕绅集团培养时间至少一代人。

很多台湾本土粉专,一直强调国民党没有用心在台湾本土,这说法有点似是而非。头十年还可以这样说,等到 50–60 年代国际局势稳定之后,国民党的统治阶层认识到,已经不可能反攻大陆回去。早就积极的在台湾本地,与有力人士与传统仕绅拉关係,早期就投靠国民党的仕绅们,更是加速联姻等同化手段。

不仅于此,教育系统透过联考制度,以及公务员考选制度,里面有不少的加分制度,透过一些所谓的弱势加分,成功的把各地的酋长、头目阶级,转化为体制内公教人员。台湾传统的地方仕绅,即使要出国念书,也还是要先从义务教育系统内爬出去。说白一点,国民党如何同化地方仕绅的手法,跟日本人做的没有两样,差别在于对血统的认同度太高,直到上个世纪末期(其实不过二十年的时间),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像是赵少康公开对血统的迷恋。更有甚者,不过十年前马英九也是用类似手法在做血统区别,只不过多数人没有意识到这问题。

所以,国民党的统治集团,大致上可以说,早期是以蒋家人为主,周围侍从体系的人为辅。后来权力移转到李登辉身上,却没有相对应的交给侍从群,而是直接打散出去。这就是所谓的「地方黑金」真相,统治阶层在中央政府的人,因为政治斗争失败,权力下放地方,交给了有实权的地方诸侯。这些地方诸侯的背景,个人也许还有所谓的血统因素,但看地方首长的幕僚群、亲友群、事务官群体,大致上分为两类。一类是国民党人透过跟地方联姻多次结合的在地势力群,另一类是中央放下去要控制在地的官僚群。

很多现在评论两党政治的,都很喜欢说地方势力跟中央势力,讲的好像是一种地方都很坏的想法,基本上都是被 20 年前政治斗争时,取得媒体诠释权的中央集团宣传的结果。就以当年的状况来说,实情是坚持要以血统纯正的国民党中央集团,对抗已经在地融合的国民党地方势力,所谓的非主流派,被李登辉打到头破血流,只能魔犬恸哭破的结果。

一旦下放地方,权力就会变质,民进党的兴起虽说是党外势力,但大体上是以非国民党集团的仕绅为主。这些人经过数十年超过三代人的重新累积,有大量的留外知识份子,以及在体制内熟悉政治运作的官僚所组成。现在我们看到的民进党主流,大体上分为三大类,一类是蔡英文这种,仅有在教育系统内被洗过,较偏事务官性格的专业技术官僚,本身对国民党血统与意识形态没有兴趣的。第二类像是陈其迈,家族早年跟国民党是表面合作内心反抗,从没进入到核心的本土仕绅,经过多年经营已经取回仕绅阶级的地方控制权。第三类则是如嘉义王那种,本身没有极端的意识形态,但真要说的话很讨厌国民党殖民色彩的地方土豪。

相比之下,国民党在地方势力结合的地方,做的不够多也不够深,而且受到血统诅咒,在李登辉之后始终不让「台湾人」上位。在世界各地的阶级内部转移的历史来说,殖民阶级消亡后,本就该让在地人出来,最起码也要让混血出马,但很显然根本没有。马英九的复辟成功,奠基于教育系统的成功,让多数人暂时相信的所谓只有专业没有政治这种鬼话。

这种鬼话,正是教育系统下,刻意要让民众不要接触政治的做法,殖民政府一贯的手法。但只要不是殖民系统的国家,都会让民众早点接触到政治实务的现实,因为一个国家正常来讲都是由下而上建立起坚固基盘,从上而下的统治都是剥削式而且撑不久。

讲这幺多,笔者要说的是,现在看到的台湾两党的政治起源,如果你在看到有人说是中央跟地方黑金之差,把他头敲破。有人强调是做事的官僚跟贪汙的政客,一拳尻下去。若有人拼命告诉你要看有没做是,不要看意识形态,一脚把他踹飞。

根本都在鬼扯。

从阶级去看,就是殖民政府统治集团,砍掉了既有的地方仕绅菁英,自己取而代之。然后经过数十年,殖民统治集团的天龙直系核心崩溃,剩下一堆愿意在地化的旁系有兵权,跟重新爬起的台湾在地仕绅集团在那边政治抗衡而已。

为何民进党不是很避讳,某些国民党人跳槽转过来?因为他们本质上还是台湾本地的仕绅,不是想要捞一票走的殖民统治者,或者说只要你愿意真的成为本土仕绅阶级,很多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但反过来国民党几乎不这样干,即使民进党的要叛逃过去,国民党也会本能性排斥,顶多让他当个名嘴或是议员,绝对不接受立委或是更高职位的交换。因为国民党直到今天,还是以血统核心为主的殖民统治体系,极端害怕自己的特权会因为血统被洗掉后消失,这种焦虑延伸到基层支持者,所谓的双北区血统票数十万,绝对不是开玩笑。

要打破国民党这种状况,使其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台湾国民党」,就得要把所谓「自称外省菁英」的这些人清掉。因为政治菁英需要整合大量的技术官僚,以及配合熟悉在地情势的专家与仕绅疏通,不然根本做不了任何事。而这批人到现在还不肯放权,光看吴敦义左支右绌,背后一只魔手掐着,还一堆人相信那些「清廉公正外省官僚」可以复辟,国民党就不可能重生。

下次,再有人跟你说,台湾政治是清廉不清廉的战争,叫他去死。因为从来没这种事情过,只要殖民体系没消失,钱就是会消失到很奇怪的地方,你不知道是因为你只看媒体,他们不会告诉你。为何今天一直要跟你讲本土价值的意义?这才不是因为支持民进党,而是任何政治都要在地化,不然「他妈的谁晓得你家的问题怎幺解决」。

你若选一个殖民体系的仕绅,最极端的例子就是前港督彭定康,真的不跟你玩黑的。但大多数的状况,都是跟你讲一口好政治,然后现在都移民到加拿大去,领退休金花在加拿大,生病回来用健保。

最后,有人说,民进党迟早变成下一个国民党,所以我们现在不能支持,要给个教训之类。先不提这种国民党没死就开始担心新国民党的智障理论怎幺出来的,你只要看懂民进党的组成,就知道完全不需要担心这种问题。

因为,国民党死透的那一天,就是台湾本地仕绅阶级内战的开始,民进党内部分裂分离厮杀的绝对比现在还严重。他们现在没分裂,只是因为他们比你懂殖民体系对国家的祸害有多大。

看不出来,你要不就是在体系内吃香喝辣既得利益,就是「活这幺大第一次对政治有兴趣的新觉醒者。」

引用连结:

王立第二战研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