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C徽生活 >王若琳我心深处的大便猫

王若琳我心深处的大便猫

分类:C徽生活 作者:

歌坛就像个江湖,裏头的人各个身不由己,一下子说这个不行,一下子说那个不要,皱着眉头担忧就怕妳出错。可偏偏王若琳Joanna就是个Fighter!她一点一点地,慢慢渗透入这个地上组织,搞自己的小革命。总有一天,她可以唱自己想唱的歌,摆自己的Pose,做回最真的自己。

还记得小时候,打开电视看到Blur《Coffee&TV》的MV,一个蓝色的牛奶盒从餐桌上跳下来,摇摇晃晃地,整条马路都变成它的大冒险;还有胖胖的英国歌手BadlyDrawnBoy在《Disillusion》的MV里穿着一件上面写着Taxi的黄色长T,变成一台人肉计程车,在大街上边唱歌边揹/载客……在那个MTV台的黄金时代,说多疯狂就有多疯狂,然而现在打开电视,我们看到的只有谈话节目、你追我跑的情歌MV、不怎幺好笑的综艺秀……。

坦白地说吧!我们正在面对一个比较没这幺酷的世界。

但是有一个人可不想就这样摆烂,她想要用音乐带我们回到那充满鬼点子的九○年代。

谐星出柜

事情是从今年3月份开始的,Joanna在自己的牙齿上贴了一片黑海苔,对着自拍镜头咧嘴大笑,正式宣告:谐星出柜。「有什幺事情比玉女出柜说要成为谐星(带秃头帽的那种)还要热血与酷的?!于是,我了解了我的诞生是为了这一刻不朽的传奇。」想像着她在电脑前打下这些字句时,应该是双眼望向远方,肩上披着红色斗篷,伟大中又带点贼笑的表情。「唱片公司一直想把我包装成一个样子,所以我想到一个方式,就是用脸书表达自己。我一直想做一件事情reallyawesomereallyfunny,那一刻我突然感觉Themomentisright,timetodoit.突然有那样的信心。」于是她终于帅气撕掉玉女标籤,对着镜头摇头晃脑唱歌跳舞。她在脸书上这样写着:「我觉得这十年来我对于扮玉女我最痛苦的地方是大家一直要我做出很有深度的样子但是我灵魂深处只是一只大便猫而已,God,这个世界实在是太逼人。」

做自己,好自在。从此以后,Joanna的世界甚幺都对了。

想做出让人狂喜的音乐

在这之前,Joanna的力气总花在跟大人对抗、拉扯,她有满腔的热血,可是力气却不是花在做音乐。「我做音乐不是为钱不是为名,是为了好玩、为了热血,我希望听音乐的人可以被感动。当妳想要多做一点甚幺时候,看到他们脸上担忧的表情,妳就会很不想做任何事情,妳就会觉得不好玩了。」她想要变成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一种人。

哪一种人?

「就是就是那种九○年代MTV台半夜播出MV的那种奇怪艺人。那是很令人觉得奇幻的地下世界,我觉得现在的东西少了很多的那种生气、那种魔法,那种妳说不出来的、令妳觉得很着迷的东西。因为这市场有太多的恐惧跟制式化了,所以做出来的东西都没有办法突破。我希望现在的听众,可以拥有我小时候被流行文化冲击的感受。」

喜欢做的音乐总是被当作SideProject般对待令她很是困扰,如今,她终于谈了一个比较理想的合约,对于新专辑拥有更大的掌握度。这回《BOBMUSIC》,从音乐、MV、宣传企划,几乎都由Joanna一手包办。她找来韩国製作双人团体Coach?&Sendo帮她製作音乐,每天窝在首尔小小的青年旅社,吃免费的白饭和韩国泡菜,终于把这张专辑做成自己想要的样子。MV也找来了高中同学执导,他们有相同的童年回忆,喜欢相同的音乐电视电影,也一起拍出了Joanna自己也喜欢得不得了的MV。她不再是那个头微微侧向一边轻轻唱着歌儿的那个女孩了,但是她非常快乐。「我想要做出一种音乐,妳听了就真的是打从心底令妳非常地快乐、非常幸福,很想要像电影《王牌大间谍》那样的跳舞。」

听她的音乐,就会觉得她在〈WhenINod〉那样搞怪的舞姿一点也不奇怪了,因为听着《BOBMUSIC》的我们,此刻手脚也像脱了缰一般开心地跳着。那个境界应该就叫Ecsta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