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X维生活 >《王立专栏》地方政治的两三事

《王立专栏》地方政治的两三事

分类:X维生活 作者:
《王立专栏》地方政治的两三事

照例,笔者对标题命名没有 sense。

上週提到缺乏中层政治的弊病后,有一些进一步问题被提出,笔者也看到不少疑问,这篇顺便把政治学理跟台湾现实的状况,儘量简易、譬喻、科普化,省得掉书袋半天,没人听得懂。这篇谈三件事。

开讲之前,希望读者不要先入为主,用模糊的记忆认为政治就该怎样那样,我们的课本教政治概念,十年前的版本还是以民众别管政治最好当作基调,更不要提到去年笔者都还听到有公民老师,讲到地方政治就告诉大家某党坏坏不能投。这些课本内容几乎都无法对应现实,仅能说文解字,没有带入社会经验,更不要说让大家可以懂政治是什幺。

第一谈,缺乏中层政治的弊病之一,政客老年化,没有新生代。

这完全可以预期,一般来说要熟悉某一层的政治运作,不管是议会议事,还是跟行政部门打交道,或者是跑地方去了解民间跟官方的联繫,没有三五年是做不到的,要熟能生巧大概民代都两届八年了。顺利向上选到县市议员,一样要花至少一届的时间熟悉这个层级的运作,绝对不会当过乡代就能是称职的县议员,因为管理的範围越大,你就越需要仰赖助理跟幕僚去处理大小事务。

同样的,大概也是两届八年,才有足够的经验与在地的社会历练,能够处理与协调各种事务。之后往上顺利一点选到立委,前面基本上的训练就十六年,若再加上从基层助理干起,又花了几年的时间,二十年的光阴就过去了,一个大学毕业的新鲜人,此时年纪约四十出头,正是意气风发的壮年。

不仅有精力面对更複杂的中央事务,也有历练可以带领一个团队,二十年的打底,他在家乡会有很稳固的政治基盘,旗下必定有跟随他的新人在下两阶的政治组织里面磨练。

现在,中间层不见了,等于拔掉八年的基础,立即出现三大问题。

台湾的助理有多穷又不是新闻,就算要政治献金,对象也不会是助理。如果你要助理拿着老闆名片去跟官员谈,强硬一点就变成助理挟议员权势非法威胁官员。若要选市议员以上的等级,马上就会面临到没人认识你的窘境,你有见过地方选举插的旗子是助理脸吗。

这代表选举极端化,有政治基础的政二代会出线,换作是笔者在这种环境,混了十几年也不会想去选了,起跑点太慢,当资深助理去辅助老闆的儿女,在地方当主任处理事务薪水也不会低。结果,我们民众又觉得,怎幺一堆二世祖?就你不给人家机会啊,谁不想把机会留给自己小孩,如果没有名额,要这些从小就碰政治,基础比人家深的二代主动放弃,同样标準怎幺不去要王永庆把钱捐光光,二代都去白手起家?

另一种极端,就是年轻政客崛起,一定要靠譁众取宠的方式,把议题炒热炒高,不然自己不会有知名度。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要经验没经验,官员不会理你,里长也不会鸟你,唯一的机会就是选上后拿权力去压人,然后做中学。但历史是告诉我们,没这种好事,因为该得罪的都得罪光了,会来帮这个年轻冲组的,只剩下不正经的人,他只好继续冲下去。

冲的方法很简单,一般来说两种,一种就是什幺都反对,因为政治的现况就是某种妥协,他只要反对妥协,坚持理想到底就可以,总有人买单。另一种就是把电线杆歪掉的议题,通通滑坡成政府无能阁揆下台,反正民众不懂政府运作的人很多,一定有人支持。

这种政治会好才有鬼,当年笔者就不甚支持林圣人的减半,阿扁也配合「民气」去处理,结果是怎样?前几年六都升格,笔者同样持保留态度,因为其他国家的例子,都需要中间层的民代,不然从学理跟现实来看都有问题。在台湾更严重的理由是,媒体不会去报导还有乡镇市选举的新闻,我们也没有足够的地方新闻能量,可以提供民众了解自家事情,变成耳语流言。

现在的状况?果不其然,不赶快处理,只会恶化到无法收拾。

第二谈,地方政治黑道渗入,不分颜色都一家人

黑道,你才黑道,你全家都黑道。

在台湾谈地方政治,开头没两句就切入黑金跟黑道的,不用再多费唇舌,不是故意乱讲就是完全不懂。不然去问他黑道定义,怎样叫黑道,你觉得是就是?要犯法过,是要犯多大条,要不要以后选举必须有拿出良民证?

这种是典型的都会人政治讨论法,在台湾要归功于李登辉上台后,拉拢地方势力打击非主流派,非主流派掌控的中央媒体,全力反扑以及「抹黑」地方势力的结果。这造成只要谈到地方,好像都是很黑很金,好坏坏。

这种分颜色的意识形态,只有在都市才能成立,一离开都市生活圈,越往郊区、乡村,这种意识形态的成分就越低,低到你觉得大家都一个样。

原因很单纯,都市的生活机能已经完备,警政机关的管辖很严密,更不要提台湾有世界一流的监视器密度,在大台北地区的市中心区,很早就已经没有所谓「电影黑帮」的那种黑道在。

黑道不是全都犯罪者,是游走在法律边缘,或是政府管制不到的地方,所必然存在的组织。在都市区,黑道早就都洗白成企业家,就像你明知竹联跟天道有一些大哥,他家到今天也还算黑,但出来选的第二第三代,你觉得有案底吗?没那幺大尾的,会在市区中跟政商人物结合,变成处理一些灰色地带的中间者,别说是政商人物,警察更需要这种人,不然一堆案子怎幺破的。

所以你不会在都市化高的地方,看到电影里的那种黑道在接上大摇大摆,这种白目不用警察来管,自己道上兄弟都会抓来尻头,没事高调害大家干嘛。

都市化,也代表人际关係疏离,更不要提大台北地区这几年来,越来越多的社区大楼跟造镇计画,动辄上千人的社区,有保全跟物业公司看门,你会认识左邻右舍到多熟?都市的选民,了解在地政治的方法,除日常生活经验外,最多的就是媒体,只有深受媒体左右的,才会相信台湾有蓝绿二分的世界,稍微没那幺都市化的地方,会跟邻居交往,常常碰到政治人物的地区,大家都知道「事情没那幺单纯」。

这不是光谱的变化,都市化越高的地方,选民越难碰到政治业者,天天上班下班回家,极少了解当地的生活局势。都市化越低的地方,状况就相反过来,生活经验、左邻右舍、流言蜚语,你看来很像都是不读书的人在那聊八卦,但这些人对当地状况的了解远超过你看电视知道的。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都市化的高低,会决定选民对于公共事务的关心方向不同。在都市化高的地方,「该有的东西都有了」,大众捷运系统便捷、食衣基本生活机能富足,会比较开始在意其他的事情。相反的,都市化低的地方,交通不发达、方圆几里才几家超商,他们不会优先去在意都市人在意的各种「价值」。

政客会趋向民众的喜好,所以都市区的政客会谈很多「价值」,如果都市民众只问价值,不去问达成价值的具体方案,更不问为了达成目标的副作用。那幺政客就会打高空到宇宙去,反正你不在意。非都会区的政客,多半要跟你谈建设,因为民众会比较,他知道都会区什幺都有,「一样都是台湾人为何我没有」,一旦有实际的建设,建设需要各种业者帮忙,就会有政客乔事的空间,因为大家要的都一样。

「所以你才会觉得各种颜色都一样。」

笔者知道很多人还是不懂,所以做个简单比喻。

台北的政客就好比开 Shopping Mall,比的是光鲜亮丽跟国际专柜进驻,如同高谈各种进步理念与价值,同时也有超市跟地下街可以满足你的生活所需,走出大门就有捷运能搭,就像中央政府在台北,办事效率总是快。

在这种地方,你不会在意巷口的小七换成全家了没,但是购物中心的专柜整批换掉,有人就会浑身不对劲,新光三越招牌瞬间变 SOGO,一样会有人觉得失去了什幺。同样的,对这些政客来说,股东同不同意就先不论,品牌忠诚度高的顾客很多,换招牌的成本实在太高,高到很难承受。

但在屏东这种地方,政客就是巷口的柑仔店,不管他换招牌现代化变成小七、全家、OK,做的业务都差不多是那样,对这些政客来讲,换招牌不过就是改订契约,我的顾客就是这几条街的厝边,根本就没差,哪一家连锁超商开的业绩奖金高、违约金低,或是愿意给地区总负责人的地位,就换啊。

但在台湾,每一个县市都有公教区、眷村区这种地方,这些区域多的地方,投票行为就越像都会区。原因很简单,他们在过去的年代最不欠什幺,政府会优先满足,还会早期开发。不然看看这几天新闻高热度市,究竟是绿油油一片,还是铁蓝区也很多。

第三谈,深蓝深绿跟年底选举

这边讲深蓝深绿其实是很糟糕的分类,但暂时想不到比较好的说法,就先这样。笔者发现,这两年网路上多了一大堆的自称深蓝深绿,或是说超击了解投票行为的,大概不出两种人,一种是胡说八道,另一种是看名嘴或是网红在胡说八道。

深蓝的投票行为,大体上分为两大类,一种叫做血统铁票,另一种叫做威权意识形态铁票,媒体把这两种混合在一起,忽略掉血统铁票的重要性。威权意识形态铁票很好懂,你贬低民主化与民众自主的价值,强调领导力与否定议会民主,就越容易在双北拿到空气票。

这得力于教育体系的训练,培养出一群学历高但政治经验趋近零的选民,自以为非常懂政治,但要他们去跑个业务谈生意都会被一直洗脸。这类人有高度的职业相似度,而且对于生活品质的要求又很一致,所谓的民进党失去都会选民的真正意义,其实是双北区的发展这二十年来太好,大批中产白领的威权意识形态票移入所致。

血统铁票,只有笔者这种天龙人背景才能懂,不懂的就是不懂,说破嘴还是不会懂。我们这类背景的,只会看外省血统投票,但绝对不会跟你说看血统,而是脑袋会自动把外省跟本省,划分成有知识跟没知识,脑袋会过滤讯息,把外省好的一面留下,本省好的一面滤掉,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候选人学经历丰富超棒的」。但这跟威权铁票很像,所以血统铁票有一大特点,可以当作区分标的。

也就是,如果出马的是外省血统,不需要催票,一半以上的人当天颳风下雨都会出去投,另一半的只要你付够多钱就会去。如果是本省血统浓厚的出马,一半的人你需要有外省血统的人背书,最好是一起陪同挨家挨户拜访,另一半则是你要付非常多的钱才会去投。而这种血统铁票,是你不管怎幺催跟出多少价,都绝对不会投给党外任何一票。

不要以为只有老人家才是血统票,一堆中青年人都是,桩脚跟选举名册这些东西不是假的,很多都可以继承。这种血统票在双北地区现在至少还有三十万,别以为怎幺这幺多,已经逐年在下降了。

因为血统跟威权票实在很像,所以才会有一堆人整天说深蓝基本盘不动,这根本乱七八糟,没钱没办法选是事实,所以丁守中才要天天跑基层,卖脸才能拿到,忙到没空去打空战,但至少进步很多。但反过来说,年轻人有多少这种威权票?每一届都不一样,我们唯一知道的是总数逐年减少,但在双北区减少的很慢,而在其他地区则开始些微增加。

为何?很讽刺,因为双北区之外的发展慢慢起来,这种受高等教育后跟原生家庭环境断离,不去接触地方政治的人反而变多。

深绿的票是怎幺回事?一言以蔽之,反董卓联合军,没有系统的思想,更没有组织性的概念,唯一的信念就是消灭国民党,其他再说。那种会跟你说他自己是深绿,但是因为这样那样所以反民进党,全部都是鬼扯。

对,全部鬼扯,自己以为是深绿就是喔,那些几十年苦等国民党下台的老人不就是白癡?媒体说这是绿的,你自己就觉得是绿的,参加过太阳花就深绿喔,别闹了。

深绿除了反国民党这点以外,一般来说还有三种特质,一种是可以为了消灭国民党做交易跟妥协,就算要本区立委让给另一个人,都可以忍让。再一种是对国民党化的政治人物极为敏感,这是因为过去经验,太多被情治单位收买的纪录,只要露出些许国民党价值化的概念,反弹就会很大,但第一种状况存在的前提下都还可以忍耐。

第三种,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种,对于背叛绝对不能原谅。一旦政治人物背叛,违背上述两项原则,甚至是战场中间背刺,一定是往死里打到底,不给任何翻身空间。

除此以外,任何人跟你说他是深绿,支持某种价值,都是在唬烂。深绿的核心就是台湾地方仕绅阶级,对于数十年被国民党政治压迫、追杀累积的怨念,从此衍生出本土的民族主义价值。就这幺单纯,没别的。

今天国民党彻底完蛋后,这些深绿觉得没有后顾之忧,就会开始内战了。真正的东西南北政治对立才会出现,现在的南北对立是假象,被媒体操作出的结果,本质上还是威权体系下的惯性。

中间那些浅蓝浅绿?要分类可以分更多,没有那幺单纯,你以为真的摆颗西瓜就会上喔,很多时候是因为刚刚讲的几个大原则,深蓝深绿的基本盘就是那幺多,在此之上才能讨论争取其他浅色票,无色觉醒根本是笑话,没有立场只有专业在地球上从来不存在,这只是一种要别人闭嘴听自己的藉口而已。

基本上年底选战,笔者个人是认为,双北的议员席次会有很大的变动,但跟那些认为第三势力崛起的想法应该很不一样,是自相残杀让国民党拿下更多席次的机率,会更高些。

中南部从来就不是什幺民进党铁票区,哪个人跟你这样讲,不是笨就是另有所图,中南部的绿色都是用预算跟建设,一点一滴去换来了,不然那些地方诸侯,每一个都是孙坚、刘表之流,为何要听你何进大将军的话?

引用连结:

王立第二战研所